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梦仙君

读书随处净土——闭门即是深山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朝闻道,夕死可矣——孔子的求索  

2017-03-25 05:46:39|  分类: 仙君府——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朝闻道,夕死可矣

——孔子的求索

 

龙的传人——褒姒,一笑倾国,开始了500年的春秋战国的兄弟相残、厮杀混战、民不聊生。祸延两千多年的兄弟间,奸诈权谋,和愈演愈烈的战火纷飞。

面对腥风血雨的世道,生灵涂炭的悲惨,许多人起来寻求治世救民的方略和道路。正所谓“路漫漫其修远兮,吾将上下而求索”。孔子便是这众多学派之中的一派的创始人。

孔子,在中国人的心目中,最低被贬为丧家之犬,最高被奉为万世师表、至圣先师;无数次被打倒在地,又无数次被高高举起。然而,他自己,欣然接受的,是丧家之犬的形容,始终不肯接受的,是圣人的地位。

孔子一生,面对天道遭弃之后的纷乱的混战和民不聊生,或探微于古章典籍,或恭听于庶民、贤哲,或亲访周室,甚至不顾年老体弱,历尽艰辛,周游列国十四年,奔走呼号。他如此,知其不可而偏为,穷其终身苦求索。他要寻找什么呢?

孔子在陈绝粮的绝境中,道出了孔子一生求索的真谛。

司马迁在《史记》中记载,孔子在陈绝粮之际,“从者病,莫能兴。孔子讲诵弦歌不衰。子路愠见曰:君子亦有穷乎?孔子曰:君子固穷,小人穷斯滥矣。

子贡色作。孔子曰:赐,尔以予为多学而识之者与?曰:然。非与?孔子曰:非也。予一以贯之。

孔子说,不,我不是那种“多学而识”的人,我是“一以贯之”的。

“一以贯之”,道出了孔子一生求索的执着,和孔子一生求索的专一。

这里的“一”,正是孔子一生求索的依据,也是孔子一生求索的目标。然而,就是这个“一”,成了两千多年来,中国人的难解之谜。无怪乎,孔子死后,孔子的弟子们,责怪子贡,为是么不在当时问问老师,这个“一”是什么意思。可是,面对着突如其来的“一”,子贡也只能是一脸茫然,无话可问。

其实,孔子在临终前的绝唱中,对她说的那个“一”,作了一个注释。

《史记》《孔子世家》中记着:

孔子病,子贡请见。孔子方负杖逍遥于门,曰:赐,汝来何其晚也?孔子因叹,歌曰:太山坏乎!梁柱摧乎!哲人萎乎!因以涕下。谓子贡曰:天下无道久矣,莫能宗予。”

意思是说

“孔子生病了,子贡请求看望他。孔子正拄着拐杖在门口修闲散步,说:赐,你为什么来得这样迟啊?孔子于是就叹息,随即唱道:泰山要倒了!梁柱要断了,哲人要死了!他边唱边流下了眼泪。对子贡说:天下失去道已经很久了,没有人能奉我的主张。”

可见,天下失去的是“道”,孔子求寻的正是这个“道”。

孔子接着说:“夏人殡于东阶,周人于西阶,殷人两柱间。昨暮予梦奠两柱之间,予始殷人也。后七日卒。

这意思就是说。

“夏人死了停棺在东厢的台阶,周人死了停棺在西厢的台阶,殷人死了停棺在堂屋的两柱之间。昨天晚上我梦见自己坐在两柱之间受人祭奠,我原本就是殷商人啊。过了七天孔子就死了。

孔子在他最后时刻,不忘告诉他的弟子们的是,他求索的不仅是周礼,更是礼后面的道。他用他的祖上是殷,来证明他的求索的渊源。那正是弃诞生的年代,也就是大脚印启示的年代,是周礼的源头。

老子对孔子的追求给出了正确的,但并不全面的评价——大道废,有仁义。故失道而后德,失德而后仁,失仁而后义,失义而后礼。夫礼者,忠信之薄,而乱之首。”

翻译过来就是

“大道废弃了,才兴起仁义。大道失落了,才强调德行。德行失了才讲仁爱,仁爱失了才讲正义,正义失了才讲礼法。所谓礼法,不过表明了忠信的浅薄缺乏,其实已经是祸乱的端倪了。”

司马迁对孔子的弟子也做了客观公正的批评。

 “太史公曰:学者多称五帝,尚矣。然《尚书》独载尧以来;而百家言黄帝,其文不雅驯,荐绅先生难言之。孔子所传《宰予问五帝德》及《帝系姓》,儒者或不传。余尝西至空桐,北过涿鹿,东渐于海,南浮江、淮矣,至长老皆各往往称黄帝、尧、舜之处,风教固殊焉,总之不离古文者近是。予观《春秋》、《国语》,其发明《五帝德》、《帝系姓》章矣,顾弟弗深考,其所表见皆不虚。《书》缺有间矣),其轶乃时时见于他说。非好学深思,心知其意,固难为浅见寡闻道也。余并论次,择其言尤雅者,故著为本纪书首。”

把这段文字翻译成现代文,其大意是:

“太史公说:学者们很多人都称述五帝,五帝的年代已经很久远了。《尚书》只记载着尧以来的史实;而各家叙说黄帝,文字粗疏而不典范,士大夫们也很难说得清楚。孔子传下来的《宰予问五帝德》及《帝系姓》,读书人有的也不传习。我曾经往西到过空桐,往北路过涿鹿,往东到过大海,往南渡过长江、淮水,所到过的地方,那里的老前辈们都往往谈到他们各自所听说的黄帝、尧、舜的事迹,风俗教化都有不同,总起来说,我认为那些与古文经籍记载相符的说法,接近正确。我研读了《春秋》、《国语》,它们对《五帝德》、《帝系姓》的阐发都很明了,只是人们不曾深入考求,其实它们的记述都不是虚妄之说。《尚书》残缺已经有好长时间了,但散轶的记载却常常可以从其他书中找到。如果不是好学深思,真正在心里领会了它们的意思,想要向那些学识浅薄,见闻不广的人说明白,肯定是困难的。我把这些材料加以评议编次,选择了那些言辞特别雅正的,著录下来,写成这篇本纪,列于全书的开头。”

严谨求实的司马迁,在这里,批评孔子的弟子们,对孔子传下来的《宰予问五帝德》及《帝系姓》不传习,没有深入考究《春秋》和《国语》这两部书。同时我们看到,司马迁经过实地考察和深入探究,得出结论说,《五帝德》、《帝系姓》中的记述都不是虚妄之说。那里面记述的内容,即,上古五帝对神的敬畏和信靠,不是神话故事,而是历史事实。司马迁把这些历史事实,记载在了《五帝本纪》之中。

但是,秦始皇焚书坑儒,毁灭典籍。汉武帝,及其以后的历代真假帝王,又把孔子的论语做了实用主义的曲解。这一切,加重了中国人对上帝的道的迷失。

基督徒学者远志明在深入研究了《尚书》、《春秋》、《国语》、《史记》、《礼记》、《老子》等典籍之后,指出:

“孔子是专注的,他一以贯之,知其不可而为之,终其一生,勤奋求索。但是,他的目标(那个一),他没有找到;他的主张,没有人执行。中国人,尊孔尊了两千多年,到头来,也只不过是一部血淋淋的吃人的历史。”

然而,孔子对道,不但是专注的,而其是渴慕至极的。在论语这部靠人们记忆记载的、不完备的孔子语录集中,孔子讲到道的地方就有一百多次,讲到天的地方有十多次。孔子情切地喊道:“朝闻道,夕死可矣。”

虽然,孔子临终前,悲天呛地地叹道,甚矣吾衰也!久矣吾不复梦见周公。孔子年轻时,也曾亲赴周室,对周礼进行学习和考察。孔子在讲学、为政和游说中,对周礼不遗余力地宣扬和践行。

然而,可惜的是,周公不是完人,乃是罪人;周礼并不完美,有着散旦的阴谋。

 

中国的文化中的优秀传统,来自于上帝的作为。几千年来的诡诈和杀戮,是撒旦的敌神的作为。堕落的中国人,崇拜撒旦——龙,狂妄自大,以自我为中心,在世界各民族中,是极为突出的。中国人几千年杀戮不断,勾心斗角,怨怨相报,尔虞我诈,诡计多端,可谓世界之最。中国人,不能自救自己,需要耶稣的救恩。神亲自预备了救赎中国人的环境和条件。中国的今天,正是福音大丰收的时代。

神借着弃,再一次向中国人显明,人必须走神的道。然而,从古公就开始发生偏离。可惜的是,孔子知其一,不知其二,不能达其要害。其一者,成为了中国人因为自豪的所谓传统文化;其二者,阻碍了中国人对上帝的认识和信靠。儒、佛的自我完善,正好是撒旦的伎俩。

孔子昼思夜想的大道,追根溯源,便是:孔子——周公——文王——古公——公刘——弃——大脚印——上帝。

感恩吧,中国人。孔子所追求的,正是上帝的作为。而这正是中国人自以为豪的中国古老文化的根源。孔子的学说中,体现了中国人对上帝的追求。但是,孔子不可能真正找到天道,因为,只有耶稣才是真正的道路、真理和生命。

忏悔吧,中国人。中国人把魔鬼作为崇拜的偶像,作了太多的敌神的罪行。

认罪悔改吧,中国人。孔子的求索和奋斗,不可能救人脱离罪。只有认罪悔改,跟随耶稣基督,才能得救归神,如其他民族一样,成为神的子民。

 

写到这里,想到了北京奥运会开幕式上的文艺表演。不清楚是实有其境,还是有异象临到了我。我看到,排列整齐的孔子弟子们,在稳健的舞步中,齐声高呼:“朝闻道,夕死可矣!朝闻道,夕死可矣!朝闻道,夕死可矣、、、、、、”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3)| 评论(0)
推荐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