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梦仙君

读书随处净土——闭门即是深山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诗词——  

2017-06-29 14:33:31|  分类: 诗词欣赏——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本文转载自惠心纨质《优美古诗词值得玩味》

《菩萨蛮》

 李煜

花明月黯笼轻雾,今霄好向郎边去,
刬袜步香阶,手提金缕鞋。
画堂南畔见,一向偎人颤。
奴为出来难,教郎恣意怜。

玉楼春·别后不知君远近
 

别后不知君远近,触目凄凉多少闷!渐行渐远渐无书,水阔鱼沉何处问?

夜深风竹敲秋韵,万叶千声皆是恨。故欹单枕梦中寻,梦又不成灯又烬。
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【宋·欧阳修】

注释:

⑴鱼沉:古人有鱼雁传书之说,鱼沉,谓无人传言。

⑵秋韵:即秋声。此谓风吹竹声。

⑶攲(qi):倚、依。

⑷烬(jin):火烧剩余之物,此指灯花。

译文:

自从分别之后,不知你已经到了何方?眼里心中都是凄凉与愁闷,生出不尽的忧愁!你越走越远,最后竟断了音信;江水是何等的宽阔,鱼儿深深地游在水底,我又能向何处去打听你的消息?

昨夜里大风吹得竹林处处作响,传递着深秋的韵律,每一片叶子的声响都似乎在诉说着怨恼。我有心斜倚着单枕,希望梦中能与你相遇,可惜梦做不成,无奈灯芯,又在秋风中燃成烬。

赏析:

这是一首别后相思愁绪之词,是作者的早期作品。它受五代花间词的影响,以代言体(即女性第一人称方式)形式表达了闺中思妇深沉凄婉的离情别绪。全词以景寓情,情景交融,词境委婉曲折、深沉精细而又温柔敦厚。

  发端句别后不知君远近是恨的缘由。因不知亲人行踪,故触景皆生出凄凉、郁闷,亦即无时无处不如此。多少不知多少之意,以模糊语言极状其多。三、四两句再进一层,抒写了远别的情状与愁绪。渐行渐远渐无书,一句之内重复叠用了个字,将思妇的想象意念从近处逐渐推向远处,仿佛去追寻爱人的足迹,而雁绝鱼沉,无处寻踪。无书应首句的不知,且欲知无由,她只有沉浸在水阔鱼沉何处问的无穷哀怨之中了。水阔的象征,鱼沉无书的象征。何处问三字,将思妇欲求无路、欲诉无门的那种不可名状的愁苦,抒写得极为痛切。

  词作从过片以下,深入细腻地刻划了思妇的内心世界,着力渲染了她秋夜不寐的愁苦之情。风竹秋韵,原是寻常景物,但在与亲人远别,空床独宿的思妇听来,万叶千声都是离恨悲鸣,一叶叶一声声都牵动着她无限愁苦之情。故欹单枕梦中寻,梦又不成灯又烬。思妇为了摆脱苦况的现实,急于入睡成梦,故特意斜靠着孤枕,幻想在梦中能寻觅到在现实中寻觅不到的亲人,可是梦终未成,而最后连那一盏作伴的残灯也熄灭了。灯又烬一语双关,闺房里的灯花燃成了灰烬,自己与亲人的相会也不可能实现,思妇的命运变得像灯花一样凄迷、黯淡。词到结句,哀婉幽怨之情韵袅袅不断,给人以深沉的艺术感染。

  刘熙载云:冯延巳词,晏同叔得其俊,欧阳永叔得其深。此语精辟地指出了欧词婉约深沉的特点。以此词而言,这种风格表现得极为明显。全词抒情与写景兼融,景中寓婉曲之情,情中带凄清之景,将闺中思妇深沉凄绝的别恨表现得深曲婉丽,淋漓尽致。


 

    

谁,可与行扁舟,赏翠柳,一世风流?

谁,可与醉花间,枕月眠,一世无忧?

谁,可与临诗酒,笔墨酬,一世白头?

谁,可与长相守,共千秋,一世逍遥游?花开花落,岁月苍老后。

红烛翠袖,碧落九幽凭谁问,东逝水,几时休,可相候?

        

雨声微,秦淮暮夜华灯缀。流苏坠,金蜍焚香绕翡翠。梦亦催,月落烟浓琉璃杯。画梁绘,珠帘垂。清辉碎,月如醉。淡描眉,箜篌脆,兴亡不尽秦淮水。滴清泪,落窗扉,春去春来春又归。春风吹,吹尽人间喜悲。春雨醉,醉入他乡何时回。春燕归,归来独念双飞。三月枝头梨花始展蕊。

         

江水初融,烟雨渐落无声,氲开多少花事梦中。婉曲回转,浅摇樱红,素手弄。浮云已过,朝曦煦风。遥望晴空,山千亭,水万重。且笑看,残雪尽,春棠拢,莺声南北西东。放歌去,知己同。轻舟上,共揽渔调晨钟霞。见初阳,潋滟映,碧波广。且笑听泉叮咚,琴铮铮鏦。

         

晴岚萦转双溪畔,慧水潺潺。霜林醉染峰峦间,祥云淡淡。飞歌倚天心未远,莫问前缘。绿水青山相对看,不羡神仙。粗茶香漫旧书卷,粉翼蹁跹桃木剑。翠柳扶炊烟,莠草缀疏栏,世外别有一片天。春风吹拂水晶帘,夏雨滴落碧丝檐。枫红雪瑞秋冬暖,欢笑驻流年。

         

点一盏灯,听一夜孤笛声。等一个人,等得流年三四轮。风吹过重门深庭院幽冷,一纸红笺约下累世缘分。史书翻过这一页记忆封存,鸳鸯锦绘下这一段孤独浮生。一世长安的誓言,谁还在等?谁太认真? 

         

泠泠溪子如玉碎,水碧如天,雾霭生辉。问三月青杏几枚,却道丹青难绘。杨柳低垂,绿苔凝榭,卓然春回。泛舟湖上,牧笛横吹,声声扣响心扉。簌簌风过,花开花落。一地芳菲,与谁同醉采香归?  

         

欲相守,难相望,人各天涯愁断肠;爱易逝,恨亦长,灯火阑珊人彷徨;千山,涉万水,相思路上泪两行;春花开,秋叶落,繁华过后留残香;望长空,叹明月,形单影只心惆怅;酒意浓,心亦醉,罗衫轻袖舞飞扬;前世情,今生债,红尘轮回梦一场。  

         

暮色低垂倚阑干,望尽天涯,泪潸然。清辉月韵,疏影倾倒青花盏。云笺凝墨,轻叹不付语默然。旧时画梁啼双燕,紫檀碧玉,问得霜晚水云间。料峭春寒轻且浅,题叶竹心,几回烟雨波光澜。  

         

红袖揽香,伴书案,磨墨添水。木梳玉簪,立铜镜,束发画眉。莲步款款,坐台前,抚琴奏乐。帘外雨潺潺,潇潇任风涟。蓦叹尘埃漫漫辞朱颜,轮回辗转,脉脉情思湮忘川。  

         

那一季楼台烟雨,雾霭蹁跹。那一场繁华红尘,紫陌阡纤。

那一年秦淮河畔,杨柳堆烟。山长水阔,若续缘。

便,倾一世执著,谓一则箴言,谱一阙绝恋。

         

彼岸流年,流光纷乱为谁痴?三途河边,曼陀妖娆为谁欢?

碧落黄泉,柔情缱绻为谁绵?一朝繁花锦绣涟,绿柳芙蕖迷人眼。

红衣浅笑,凝眸千年,任悲欢。 

           

倾尽繁华,为谁剑指天涯?执笔落画,为谁抚琴牵挂?

觅尽风花,为谁泡壶热茶?断了发,静守菩提树下,只为换回一丝牵挂。

        

谁抚琴,为君清歌一曲?谁覆手,为君半世痴狂?

谁倾心,为君笑看红尘?如画山河,寻寻觅觅风烟散,浮浮沉沉云梦湮。

缘起缘灭缘几何,终执剑,断尽几世羁绊。 

        

木门旁,燕绕梁,夕阳余晖氤酒香。

竹溪边,青石巷,明月清辉照海棠。琉璃瓦,炊烟放,烛影摇曳云水长。

执念深,笑意浅,琴筝幽幽夜清凉。春意绵绵韵芬芳,画一幅梦里水乡。

醉笑一场,不诉沧桑。

        

三千青丝如瀑,颠倒了谁的一生一世?万丈尘寰似梦,幻化了谁的一朝一暮?阡阡紫陌若霞,绚烂了谁的离散缘聚?

东篱菊下,一庭兰花。

缤纷相映,暗香轻摇。执手相守,凝眸而笑。  

        

是谁曾窗下邀约,素手掬一把月光,把一颗心倾?

是谁曾楼前驻足,顾盼间一片深情,将这相思临?

是谁曾花海起舞,轻盈展一曲霓裳,从此系一生?

流年错,忆阑珊,一世情思主浮沉。  

        

斜阳尽处谁策马?簌簌风驰过,泪痕染双颊。

大漠途中谁画沙?水墨丹青落,驼铃掩喧哗。斑驳古道谁胡茄?

万千弦音,韵律舞彩霞。黄昏下,依稀梦里,锦书无涯。

与风浅唱,天下倾歌,吟就一场死生契阔

        

谁的江南,独笑亦含颦?谁的江南,超然台上看?

谁的江南,摇曳碧云斜?谁的江南,秦楼画屏展?

谁的江南,苔痕绕墙檐?吾之江南,浅笑采荷莲。

吾之江南,汀洲白苹妍。吾之江南,西子波潋滟。

吾之江南,薄醉芙蓉间。吾之江南,逢君落花前。

诗酒华年,过尽千帆。于烟雨红尘中,静候,汝掌中的沧海桑田。

         

画船西畔,箫笛音婉转。兰阁琼楼,飞花满芳甸。

江湖路远,多情空余叹。岁月换流年,陌上再遇,关山梦断,相顾无言。

木门轻掩,斑驳桃笺古卷。云烟散尽,雨雪缠绵。

觅一处安然,听风唱说,一世痴

         

地老天荒,何处来时路?山长水阔,何处华梦舞?云霏雨霁,何处身影疏?任斜阳悄把流年渡,任岁月荏苒韶华枯,任朝露残尽霜雪逐。从日出到迟暮,我一直,在灯火阑珊处,只待你的回顾。

         

杏花雨纷纷,暮笛送黄昏,春色深深掩翠门。山水千万重,帆影渐朦胧,杨柳依依折几程。时光太匆匆,伊人瘦玉容,顷尽相思,心儿只为一人疼。妾心如丝纫,君心当如磐石稳,江水枯竭山无棱,不负月下盟。誓言几回温,执笔挥毫只为君,落墨泪沾襟。莫问情有多深,情有几分,千里明月谁与共,两心同。

        

一朝寒霜染回忆,谁提笔书写戏文里的蒹葭?

一夕梦境幻曾经,谁折尽杨花铺满去时天涯?

一楼烟雨氤霜华,谁斜倚章台独自潸然泪下?

前尘往事人情陌,西风驻南枝,素指反弹琵琶。

三杯两盏淡酒,待月碧纱。

与君约来生,红袖添香,赌书泼茶。可愿?  

         

一曲《梦江南》,三千玉枝笼青烟。君可见?水照落花影嫣然。

一阕《点绛唇》,一斗深情思无限。君忆否?墨笺尺素词缱绻。

一则《如梦令》,千转百回念不断。君可知?闲庭玉阶月光寒。

          

一朝寒霜染回忆,谁提笔书写戏文里的蒹葭?

一夕梦境幻曾经,谁折尽杨花铺满去时天涯?

一楼烟雨氤霜华,谁斜倚章台独自潸然泪下?

前尘往事人情陌,西风驻南枝,素指反弹琵琶。

三杯两盏淡酒,待月碧纱。

与君约来生,红袖添香,赌书泼茶。可愿?  

         

一座桥,名为奈何。一条河,名为忘川。

三生石畔,伊人仍旧。愿,陪君醉笑三千场,不诉离殇。

忆,美人如玉,破碎虚空。惜,飞鸿过尽字字愁,情难思量。

镜花水月弹指间。他,笑饮孟婆汤。她,不掬美人泪。

风雨烟雨两不胜,天上人间一样愁。若有来生,为君倾城。这份爱,谁懂! 

         

谁,执笔落墨,一咏一殇费思量?

谁,卷书成章,叹人间世事无常?

谁,对镜揽妆,画千面脸谱把戏唱?

陌路深巷,尘飞扬。斜阳余晖,影沧桑。

秦楼歌尽,泪满裳。木兰香满榭,遮不住伤。岁月换,心依然,徒留梦一场。  

         

那年那月,长安古意,洛阳花期,断桥残雪,江南烟雨。

谁,和着商角徵羽,一曲汉宫秋月寄情痴?

谁,捻拨古琴韵满城,一曲高山流水觅知音?

谁,折柳长亭外,依依惜别情?谁,撑着油纸伞,看雨丝如绸,烟霞似锦?

陌上花开,芳樽独饮。唯愿,落花时节再逢君。  

         

更漏声声,惊扰了谁的魂?夜色浮沉,湮灭了谁的心?

风拂锦屏,拨动了谁的情?噬骨的冷,无情的穿透全身。

漫飞的流萤,仍眷恋着陌上暖温。

弄冰弦,细数着一圈又一圈的年轮,泪落无声。

待曲尽,何必再问,尘世有几深。  

         

那一世,灼灼芳华桃夭面,梨涡浅笑醉九天。

那一世,涟涟蕉雨芙蓉娟,媚眼含羞逐娇颜。

那一世,聘聘袅婷柳腰纤,冰清玉润若幽兰。

这一世,跋山涉水而来,只为与你擦肩。

这一世,虔诚祷告佛前,只愿与你相见。

幽幽紫陌,向来情深,奈何缘浅,无力篡改命格签。

一世,一生,一风,一月,一心,一念。

     

彼岸花开早,为谁妖娆为谁妍?花隐处,斑驳柴门掩少年。

执笔推砚山水意,一念须臾。

墨香泛起,惊扰楼台烟雨里,那一缕轻叹息。

江湖相忘,情缘老去。飞花梦影,不过一场戏。

予清歌,君诺重,莫轻许。终难平,待魂离。

浮沉涟漪又几时,一醉管何夕。

 《菩萨蛮》 李煜
“花明月黯笼轻雾,今霄好向郎边去,
刬袜步香阶,手提金缕鞋。
画堂南畔见,一向偎人颤。
奴为出来难,教郎恣意怜。” 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8)| 评论(0)
推荐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