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梦仙君

读书随处净土——闭门即是深山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千古绝唱  

2017-07-05 12:56:36|  分类: 仙君府——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千古绝唱(四大美女古词,现代文赏析) - 紫郁 - 紫郁的博客

相见欢·月含羞(咏貂蝉)
芙蓉绣面清眸,喜怀柔。楚楚纤腰轻舞,赛莺喉.
心玉洁,香飞雪,惹风流。浅笑盈盈千媚,月含羞.

  皓月当空,天地已哑。露珠在翠叶上滚动,轻轻的、轻轻的,宛如无声的雷鸣。
  而此刻,我的眼中已噙满泪水!
  多少年又是多少年啊,一个传说为何如此的永恒?
  我依稀能看到你的容颜,我仿佛能听到你的歌声!我在祖先沉睡的大地上,我在岁月流逝的虚空里,就像月光一样,完成了一次又一次由此及彼的移栖。
  然而,我却不能将我的悲伤告诉你,我也不能将我的情愫带到你的身边。你是一个美丽的侧影,你是一幅绝伦的图画。你留下了一个永不易朽的名字:貂婵!
  英雄已去,誓言不改!儿女情长,宛在天地的中央。
  究竟是什么让我如此的怀想?究竟是什么让我长久的迷茫?此刻,我的胸中已结满了秋天的诗句,我的额头已撞击出空旷的回声。
  貂婵,请将你衣袖上的泪水洒落到地上,请将你秀发间的落花轻拂于空中。
  无论过去了多少岁月,无论时光怎样的流转,总会有人在歌声中让你还乡,总会有人在琴音里让你不再忧伤!
  我不是你的第一位造访者,我更不是你最后一位凝望你的人。你的一切,都已经成为了一个遥远的传说,你的一切,都已经化为了一滴永恒的泪珠!

千古绝唱(四大美女古词,现代文赏析) - 紫郁 - 紫郁的博客

 

相见欢·雁惊留(咏昭君)
水仙淡雅轻柔,解人眸。怨语琵琶高骏,软莺喉。
千般媚,万夫泪,最风流。风柳仙姿娇面,雁惊留。

很久了,夜,也深了!毡房里的灯火还在明明灭灭,诗句已不再有声,琵琶亦已沉寂。只有塞北的风仍在一个劲儿地吹着......

乳名轻唤,故乡已远。从长安到塞北,一路的车辙,一路的黄沙。与你一路走来的,究竟是风?还是雪?

若有花朵在绽放,若有星光像梦一样飞,就有思念在心头,就有苦难在怀中!

今夜,又是一个山高水长的阻隔,又是一段泪水模糊的时光。昭君啊,你的书卷为什么总是要由后人来替你打开,你的呐喊为什么总是要由历史来替你结束?

在家乡向阳的山坡上,青藤和红花记住了你的罗裙和面容。你是新娘,也是母亲,你是月光,也是水。

如无使命,你便不是昭君,如无亲情,你便不是母亲!你已别无选择,就像今夜的千里月明,就像天涯的楼头落日,一样的苍茫、一样的无奈!

昭君啊,看着我墙壁上的这幅无声的图画,听着远古传来的阵阵叹渭,我又一次想起了你。没有马车可以去找寻,没有斗篷可以去御风,只有.....只有今夜的星光在大地上自由地飞升,在我的心上美丽而又动人地闪耀。

 

千古绝唱(四大美女古词,现代文赏析) - 紫郁 - 紫郁的博客

相见欢·百花愁(咏杨贵妃)
牡丹醉眼波秋,断魂钩。碎步金莲风动,舞轻柔。
酣眠醉,生娇媚,自风流。玉体飞香如雾,百花愁。

当一曲仙乐升起的时候,我还在梦中,当叶子上的露珠与星光相接时,我还在思绪的飘渺里。

今夜的风笛,在我的耳边彻夜不停地吹起,永不止符地律动。一袭薄纱,将临秋的落花轻轻挽起,将深红的颜色揽在了怀中。

是谁,今夜的到访,将一个君王与弱女的爱情故事遥遥传递?月华如水,宛如唐明皇与杨贵妃那旷世的情殇。秋凉似雪,仿佛马嵬[wei2]坡上那悬别的一吻。

许多年过去了,青草的枯荣,将岁月的尘埃抹得一如往昔;红花又绽,将一寸悸动的柔心带至今朝。

我在一个更远的年代里,把爱情的伤痛深埋,但却无法让那远古的歌声消弭、让那远古的灵舞停息。

杨玉环,你既是旷世的红颜,又为何成了亘古的香魂?你既集三千宠爱于一身,又为何让那一滴情泪凝成寒冰?

天地已老,红颜更红!华清池的水漫过了滚滚的红尘,骊山的花映红了朗郎的天宇。

玉环,我今夜的酒杯空对着明月,我今夜的瑶琴束之于流水。我已经与现实无关了,我的生命早已穿透了时空,我的灵魂早已抵达你的故乡!

 

千古绝唱(四大美女古词,现代文赏析) - 紫郁 - 紫郁的博客

相见欢·遁鱼休(咏西施)
桃花粉面波眸,媚风流。娇喘眉颦轻扫,几分羞。
云鬟散,纱衫乱,更添柔。玉骨冰肌脂腻,遁鱼休。

透过两千年的时空,一枝别样的花朵在悠悠绽放,一个如水的女子从波光粼粼的照影中走来。绿水荡漾,纤手弄巧,洗练一样的白纱,将无边的春意轻轻洒开。
这是三月的清晨,这是桃花盛开的季节。
浣纱溪的流水将我载到了这里。隔着岸边那些青青的瓜蔓、隔着长堤上那些泥土的气息,我似乎能感受到那远古的琵琶声、能清晰地听到那皎月下的吟诵:“棹声一去两千年,范蠡西施逐暮烟,自是不寻寻便得,五湖云水岂无边!”
流水不断,轻舟不停,而我却不能不停下脚步,站在这如梦一样的江南,站在这西施离去时那千古一瞥后却依然如诗如画的村庄。
我没有随同游人去观看那些纪念西施的楼阁和长廊,我只是站在浣纱溪的边上,静静地想那时的风、那时的月,还有池边、丛林里的那一抹淡淡的绿影。
韶光飞逝,天路悠悠。此刻,我无论如何也不能将那些嘶鸣的战马,釜钺和刀枪与一个绝色的女人联系在一起,我无论如何也不能将一个浣纱的村庄少女放在那段历史的回声中。我喜欢一个更为纯粹的故事,我喜欢一个浪漫的结局。
从愈来愈多的游人眼中 ,我看到了他们的疑问,看到了一种永远的惆怅在他们的心上涌起怜悯的波涛!
江声浩荡,溪水淙淙,一个美丽的远古女子,她究竟能给我们带来什么样的遐思和梦境?
芳踪已远, 吴、越江山已成旧事,而西施,你的容颜却因何不老?


 

 


 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7)| 评论(0)
推荐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